Feeds:
Posts
Comments

Archive for the ‘IT Philosophy’ Category

Google稱霸搜尋器業務,是一個無可致疑的事實。從一個搜尋器專家的角度看。Google的運算能力大大超越了其它同類型公司,甚至是將全球所有除了Google以外其他搜尋器的運算力總和,也不足以對抗Google。

這些運算力的差異在那些地方呢?計算機的數量、管理系統、硬件、軟件,所有的因素,Google也在其考量之中。

Google 最初的成立公司時以家裡的車房作為中心,以平價電腦加open source的管理系統組成。這訂下了發展的方針,以大量低價的電腦,匯集成今天聞名的Google電腦海。

相對於yahoo剛成立時,記憶中它是用雙核版本的太陽電腦,是那個時代的頂尖電腦。

由於引入公開源碼的Linux使得Google得心應手地改良,看它公開的那個Google Chrome OS可想而知已經很早就將Linux打做成高速的雲端管理系統。

Google 連資料庫軟件也不放過,早就放棄了32bit的舊式設計,突破單一物件4GB記憶上限,更將運行模式大幅修改為雲端模式,成為名叫Big Table的傳說級資料庫。

Google的技術暫時沒有能平起平座的對手,因為天生是雲端的本質,會比其他對手更優勝。

下一步要走的路,就是硬件的優化。將軟體的運算樽頸,轉為以硬件運算,例如,硬件加密,硬件搜尋。

如果未來的電腦能有硬件搜尋的Big Table,能利用硬件Regular Expression的電腦語言,能使用GPU的矩陣運算,有Physic Engine等等的硬件優化。甚至利用GPU的平行矩陣來優Big Table,用Regular Expression來改良現有搜尋機制。利用硬件加密來強化Google的保安設施。

如果這些都是由Google研發,一定會一統資訊科技界。

Advertisements

Read Full Post »

差不多三歲的寶貝女兒從家中的雜物中,找來一部有米奇老鼠圖案、銀色閃粉外殼、粉紅色的任天堂NDS手提遊戲機過來,問我,那是甚麼?

任天堂因為成功地生產了這款暢銷的NDS手提遊戲機,而引發了很多針對女性用戶的「高科技」器材。

用家願意花高昂的價錢幫手提遊戲機「裝身」的同時,並不介意遊戲機內按安裝了的遊戲是不是盜版。

在女性消費者的世界,她們重視外表所帶來的價值多於功能上的價值。電玩市場原本是以男性消費主導的高消費市場,女性消費者就有如「長尾理論」(long tail theory)所提到的尾巴的一小部份。

企業家常常走進市場,尋找有潛質的非主流產品「長尾巴」(long tail),用另一個角度,重新開發和包裝。在過往的歷史上,亞馬遜(Amazon)的管理層是「長尾理論」(long tail theory)的高手。在網上大賣非主流的書籍(「長尾巴」)。亞馬遜(Amazon)的高層,利用科網概念籌集大量資金,利用售賣大量非主流的書本,成為公司的藍海。

再利用Data Minning 將用家及產品作出配對。產生持續的銷售。利用自己的網路,建設自己的付費系統。變成出名的Paypal 。

然後,它又利用了龐大的網路設備作為新的「生源」開拓它第二個藍海–雲端服務。

它的雲端服務、付款系統、網路設備、銷售喜好系統…又可以開發其他的藍海。

亞馬遜(Amazon)已經參與了電子書、網上電視台、數碼音樂…等的市場。下一步又是甚麽樣的一個市埸呢?是紅海(Red Sea)還是藍海(Blue Sea)呢?

Read Full Post »

哲學,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學科。我覺得,只要將哲學加進任何的學科,都會產生很巨大的推動力。這種推動力,可以引導學術走上正軌,減少不少不必要的枝節。我尤其覺得醫學、或者電腦學,都適合加入哲學原素。誕生真正的醫藥哲學及資訊科技哲學。

所謂資訊科技哲學,並不是甚麼的新的學科。這個學科針對的是如何在資訊科技上作出反思。

發展的方向對嗎?有沒有遺留的空間呢?

透過思考,我們對未來看到了曙光。

這段時間,我透過反思,看到前人未涉獵的學術領域。這就是哲學所帶來的推動力。

其實每一個人都能幫助學術的發展,只要我們能去思考,能去表達,每一個學科都會因為這些思考的集成,而變得更完善。不要害怕去將自己的想發表達出來,更渺小的浪花,都能推動大海。

我希望能推動資訊科技哲學的發展,所以在我就不停的在聲音微小的部落格上,寫下每一個微小的想法。而這些微小的想法,終有一日會成為思想海洋的動力。

Read Full Post »

有一部講述一個愛打架的少年,加入學校的籃球隊的經歷的漫畫,叫做「灌籃的少年」又譯做「男兒當入樽」。男主角櫻木花道,原本是一個愛打架的男孩,被籃球教練安西看中其天份,被招入學校的籃球隊。漫畫的主線就是男主角如何在籃球生涯上成長。當中有很多令人津津樂道的情節。

令我在人生路上有共鳴的,是當中的一幕。安西教練為了要改善櫻木花道的投籃技術,要求櫻木花道投籃一萬次。

在每一個人的一生中,有甚麼東西做的次數有一萬次呢?在我三十多歲的人生中,經歷了在一萬三千多天的歲月,有很多的生活起居已經超過萬次,生活中的點滴,也變得理所當然。

這我的女兒,再過兩個月就三歲了。這兩年多的光境,好像跟她一起從新經歷。好像用快子,對很多成長的人來說是不值一晒。如果,有一天,你放棄了熟悉的右手,用左手來控制快子,你會發覺,這些技能,你需要重新學習。然而,這些理所當然的東西原來是何其艱鉅。

可是,只要你重新經歷過萬次之後,一切也變得平常。

如果一個人每天寫30句電腦指令,一年就會超過一萬句。一個人如果能堅持每天寫300字,一年就寫了十萬字。我看到被世人喻為天才的人,只不過是特別的享受自己的那份堅持吧了。

所以,只要你選擇一樣你有興趣的事物,加上一份的堅持,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天才。

Read Full Post »

作為資訊科技重要的一個環節,系統分析,從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對談論系統分析,應從最早期的流程圖、方塊圖、結構方塊圖、等等早期沒有物件理念的圖開始。這個系統分析的萌芽期之後,出現了跟「個體理念」相關的系統分析方法,例如:「個體關係圖」Entity Relation Diagram或者是「數據流程圖」Dataflow Diagram都,他們都試圖用單一圖表的方法,希望可以將系統的每個環節分析及表達出來。

「個體理念」的出現,是系統分析的成長期。除此之外「個體理念」,也曾經有電腦學家用數學中的「集合論」Set theory作為分析方法。用「集合論」作為分析的工具,結果當然是用「集合論」的符號來表達。

最近的廿年,是系統分析的成熟時期,當中最較流行的系統分析方法,莫過於UML。UML鼓吹使用多種不同類形的圖表,捨棄了單一圖表的方法。這也是理所當然的。系統分析員所涉及的工作越來越複雜,單一的圖表往往不能有效地將情況作出分析,而且分析得出的圖表也未必容易轉化為電腦程式。

UML算是一個比以往更全面、更有系統的圖表分析方法。

而且,它也是其中一種針對「面向物件編程」的分析方法。使得分析後的結果,更容易就可以轉換成「面向物件編程」的程式。

至於本人主張的有關「面向集體編程」,現在還沒有配合的分析方法,在這方面,我會在之後文章再探討。

Read Full Post »